女性资讯

100 多年来,鞋子如何改变了我们?

字号+作者:小妍 来源:女神娱乐 2018-01-09 23:01 我要评论()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

雷切尔·博格斯泰因毕业于瓦'...

  雷切尔·博格斯泰因毕业于瓦瑟学院(Vassar College)英文文学专业,长期为《纽约时报》、《美好家园》《纽约邮报》等媒体撰稿。为撰写《足下风光》一书,她花数年时间走访了奥斯卡最佳服装设计奖得主 Patrizia van Brandenstein,纽约时装学院博物馆馆长Valerie Steele,以及诸多鞋业品牌的创始人。

  书籍摘录:

  第 16 章 鞋子和单身女郎(1998-2008)(节选)

  《欲望都市》故事开始时,女主人公们已经跨过了二字头的年龄,没有婚姻、孩子,也没有白色栅栏围起来的房子。这几个女人是作家艾丽卡·钟(Erica Jong)、海伦·格蕾·布朗(Helen Gurley Brown)的派生物,她们关注事业发展,沉湎于鱼水之欢,而免了婚姻誓言——抑或说一夫一妻制的约束。凯莉·布拉德肖是新一代的行为榜样,因为在电视剧开始的时候她已经33岁了——按传统的浮华城(Tinseltown,指好莱坞)标准,她几乎过了女一号的黄金期——而她还是单身,过着来去无牵挂的生活。凯莉是著名的性专栏作家、派对女郎,是虚构的社交名流,更是那类如鱼得水的纽约客,穿梭于画廊和餐馆开幕典礼,边工作边享乐,寻找专栏灵感的同时也在找寻钻石王老五。剧组服装师帕翠西娅·菲尔德(Patricia Field)将高级时装和街头潮流搭配在一起,令人拍案叫绝,凯莉穿着这样的服装,简直随心所欲。她不用负什么责任,既无家庭拖后腿,也没嗷嗷待哺的孩子,因而可以把收入用来买性感的高跟鞋。尽管98集电视剧都是围绕着凯莉寻觅意中人(比如大先生)展开情节,但在大多数女性观众看来,凯莉就是时髦、风趣、满怀后女权主义自由精神的楷模。

  “这个都市,”当然指的是纽约城,那个有钱人、不安分者、享乐主义分子、波希米亚人的游乐场。电视剧向生活在曼哈顿区之外的人描画了数不清的时髦设计师店铺、高级酒吧,当然,还有扣人心弦的单身女郎故事,哦,它们被拍成了撩人的伪旅游风光片。然而,在纽约本地居民看来,这着实是脱离现实的粉饰。“在纽约我认识的人中没谁看《欲望都市》,”英国移民丽贝卡·米德(Rebecca Mead) 2001 年在英国《卫报》的一篇报道中说,“观众只喜欢肥皂剧的某些内容,引起她们共鸣的剧情就是女主角们关心的问题——什么都没有脚上的鞋更重要。”

  实际上,这个特殊阶层的女性的嗜鞋癖,最早在坎迪斯·布什奈尔的专栏里有所描述,然后在 HBO 的电视剧中为了取得喜剧效果做了夸张,带有明显的纽约中心论。据获奖剧装设计师苏蒂拉特·拉拉柏(Suttirat Larlarb)观察:“在纽约这个地方,我们不会有车,所以鞋子和包就成为身份的象征。反之,在洛杉矶,车显示了你的地位。在纽约,我们要在地铁站台、公交车站等车,要走很多路,那么鞋子就是你炫耀的资本。这甚至是无意识的选择。”

  

100 多年来,鞋子如何改变了我们?

  《欲望都市》第一季海报,来自:豆瓣

 

 

  通过电视剧,鞋子提供了试金石,不仅充满亮色和欢愉,对主人公也极为重要。凯莉 35 岁生日那天,身旁没有男友或丈夫陪伴,只有去购物:“没有真正的灵魂伴侣,”帕克(也就是布拉德肖)在每周播一集的旁白中自嘲,“我就和我的鞋子灵魂伴侣,马诺洛·布拉尼克消磨了一下午。”凯莉遇到了意外抢劫,她相信是最近那段恋情带来的报应,因为高跟鞋竟成为抢劫的目标:“把你的马诺洛给我!”持枪劫匪意图明确,凯莉很震惊,强盗居然叫得出鞋子的牌子,便和他谈判,说鞋子是自己的心爱之物,是在样品折扣会上半价买到的。(尽管马诺洛声称自己从来没有看过这部电视剧,但也注意到了这个桥段,说它安排得“太巧妙了”。)在《欲望都市》的小宇宙里,凯莉的马诺洛支撑了她的自尊,除了马诺洛高跟鞋让她看起来更高、更苗条、更有女人味,它们还是证明她独立的证物:她能支配自己挣来的钱,让自己开心。

  电视剧第六季第九集最是开宗明义,这一集的名字叫“女人的鞋子权”(A Woman’s Right to Shoes),剧情主线现已成为以穿高级鞋子为荣的女人的信条。这一集的片头,化身海报女郎的凯莉享受着时髦欢快的单身生活,抱着大盒礼物去参加迎婴派对。新妈妈琪拉(由塔图姆·奥尼尔(Tatum O’Neal)饰演)满脸堆笑地请凯莉脱下鞋再进入她纤尘不染的公寓。凯莉勉勉强强脱下她那双银色的鱼嘴细高跟马诺洛鞋,放进一堆别的客人脱下的黯淡无光的鞋里。当凯莉的新鞋不翼而飞之后,琪拉并不同情,相反,在凯莉说出鞋子的价格为 485 美元后,她说她不想为客人的“奢侈”负责。午餐时,凯莉告诉女友们她“因为鞋子被羞辱”,不过,半小时的剧集结束后,她终于接受了自己的选择、物欲等等。鞋子成了坚持自我、特立独行的隐喻。“有时单身女子这条路并不好走,”凯莉决心要回自己的鞋,她给琪拉电话留言说凯莉·布拉德肖要和自己结婚了,贺礼在马诺洛·布拉尼克店里。“因此我们偶尔需要一些特别的鞋子,让这条路走起来多一点小小的乐趣。”

  “女人的鞋子权”于 2003 年 8 月 17 日首播。此时,《欲望都市》已经大红大紫,所谓“鞋子情结”——这一观念不分年龄、种族、阶层、婚姻状态,让女人从买鞋、穿鞋中获得了别样的快感——被广而告之,并被嵌入文化版图。“《欲望都市》向一个从来没有对鞋子痴迷过的女性群体鼓吹了鞋子迷恋,”一位在高级百货公司工作了14年的销售顾问言之凿凿,他观察到,在剧集越来越受欢迎的同时,顾客的倾向也发生了变化。随着凯莉鞋子藏品的增加,有若干调查报告研究了这所谓的女人与鞋子之间的关系,更强化了一个观点,即“每个女人心中多少都藏着一个伊梅尔达·马科斯”——正如时装技术学院博物馆馆长瓦莱丽·斯蒂尔(Valerie Steele)所指——或者说,如果这位前菲律宾第一夫人,曾经的灰姑娘,没有以这样那样的手段等到水晶鞋,也不会对一个男人施加魔法般的诱惑。鞋子,在女性群体中通常充当了不那么正式的友情源泉,如今也得到了正式认可。换句话说,不管女人是不是早就用鞋子作为交谈的开场白(就像这句话,“我好喜欢你的鞋子!”),抑或将其视为感情融洽的纽带,《欲望都市》的横空出世,以及它所产生的涟漪效应,均让大众产生了一种印象:女人都爱鞋子,她们的共同点就是都有这一个人化的偏好。

  

100 多年来,鞋子如何改变了我们?

  《欲望都市》第六季海报,来自:豆瓣

 

 

  由于《欲望都市》把单身女郎的生活美化得精彩绝伦,于是有个问题引起了争论:如果仅仅为了身边有个男人陪伴,某物——或某人——不那么理想,还值不值得为此委曲求全。事实上,一些男性观众对电视剧持有负面评论,部分原因是尽管电视剧颂扬了女性友谊,却也视男人为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一次性用品。然而,毋庸置疑,年轻女性在看电视剧的时候会对四个女主角挥金如土的生活艳羡不已,在她们的生活中购买男人和购买鞋子都被赋予了同样激动的期待,似乎这座城市已被波道夫·古德曼(Bergdorf Goodman,纽约精品百货公司)主宰。

  至于马诺洛·布拉尼克,强势、勤力的职业女性之所以被他的鞋子吸引,是因为她们的能力展现得到了立即的提升。“这近乎于演员进入了角色,”布拉尼克曾如此阐释他的设计。

  有趣的是,尽管《欲望都市》以漫画般的直白让女人与鞋子日渐密切、强化的关系引起了众人的关注,但一个不容忽视的群体却在讨论中被挤到越来越边缘的境地:那就是男性。奢侈品牌鞋子,按某种说法它们出现在 20 世纪 90 年代末和 21 世纪初期,逐渐被涂抹成女人纵容、溺爱自己的道具:女人们都很垂涎的这种东西,对其伴侣并没有吸引力,却取悦了女人自己。在所有涉及高跟鞋、性别、男性角度的女性审美等讨论中,男人逐渐被排挤出去,成为一头雾水的、视买鞋为怪异的女性“运动”的观察者,如果胆敢翻侧目便会遭到围攻,他只要交出信用卡就好。

  2007 年,有超过 40% 的成年女性从严格的法律意义上讲是单身,这个数字包括与同性或异性爱人同居的女性。可以这么推测,其中只有很小比例的女性过着凯莉及其女友们那般五光十色的生活。电视剧聚焦在 30 多岁、 40 出头的成功女性,耳目一新之处是她们富有得令人信服,角色的设计是律师、公关精英、画廊所有人,都没有经济负担,进得起时髦餐馆、买得起 400 美元一双的鞋子,这种剧情设置并不让人觉得过分。电视剧也招致了批评,因为凯莉,她只是一个周刊专栏作家,却挣到了足够多的钱来享受挥金如土的生活方式,这是不太可能的。为此,在第四季作者就这些使人生疑的财政安排做了回应,只是少有的几次明确涉及角色财务状况的剧情。电视剧带来了一个社会效应,现实生活中的单身女郎们并没有努力发展事业以便过上《欲望都市》式的生活,反而学会了猛刷信用卡一双双地买马诺洛。

  作为一种文化,当女人没有找到丈夫而错过了她的婚姻最佳时期,会遗失什么,这就值得注意了。电视剧指出了可能会得到什么:财政有了灵活性。特别是凯莉,鞋子说清楚了一切,她一个人挣到的钱可以随便花,可以用来买鞋。她从来没有选错过生活道路,没有选错过男人,她要犒劳自己。她宁愿选择马诺洛·布拉尼克。

  

100 多年来,鞋子如何改变了我们?

  电影《欲望都市》海报,来自:豆瓣

 

 

  电视剧里,买鞋行为演变为一种反抗行为,一种个人自主权的宣言。这给本已激烈的高跟鞋讨论又火上浇油:眼花缭乱的鞋子成了女权的配饰,或别的什么愚蠢的、不可理喻的东西,它是不是被这个男性主宰的世界强加给的女性?瓦莱丽·斯蒂尔认为,高跟鞋从本质上来说既不能“赋予权力也不能取消权力”,但是看看女人如何花掉辛苦挣来的钱也能瞧出端倪,她们恣纵己意,像长久以来男人惯常做的那样。“美国人普遍倾向于认为把钱花在时尚产品上是种浪费,而把钱用于别的消费品,比如手表、摄像机、家庭影院设备等等,则要让人愉悦得多。不知为什么,买这些东西就不是浪费,其实你不过也只是玩它们。”她接着说:“如今有一种观念认为,女人有权为自己花钱;同时,很多女人也清楚地说出她们想拥有好鞋,她们与鞋子之间关系特别。”

  伊丽莎白·赛默海科做了进一步的深入思考:“有一次我从工作的博物馆开车回家,(听到收音机里)一位女士,在微软公司做高级管理人员,正在讲她并购雅虎网站就像买一双高跟鞋。惊得我差点把车开到沟里!喔——男人们习惯用体育运动的隐喻来解释商业交易,我不知道是不是从一开始就这样?再一听到这位女士用时尚消费的隐喻——并没有用揶揄的口吻——(让我很疑惑是不是)我们已经实现了某种形式的平等。”《欲望都市》里的女士们寻觅鞋子,在寻觅中她们获得自信,决定自己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得到了什么,还有什么仍然需要奋斗。“有趣的是,她们不追求珠宝,”斯蒂尔强调,“(但是)珠宝是那种非常传统的东西,珠宝是男人买来送给女人的。这和花 500 美金买一双鞋是一回事。没错,你可以开玩笑说,你买这么多鞋子花的钱都能买一间公寓了——但现实是,如果你在琢磨顶级珠宝,那么你就真的需要大先生了。”

  然而,一些批评者认为,电视剧用表面的“赋权”修辞掩藏了骨子里根深蒂固的保守:追根溯源,衡量女人成功与否看的还是她找没找到丈夫。第一部《欲望都市》电影让讨论更加复杂化。在凯莉和大先生出价买下一套新的大公寓后,决定去一处不提供非必要服务的市政厅举行结婚典礼,将关系合法确定下来。但在即将成为新娘之际,这个男人却突然失去控制,疏远了凯莉。大先生有过两次失败的婚姻,长年患有誓言恐惧症,想到婚礼的繁琐更是害怕,又畏惧改变,于是丢下凯莉落荒而逃。在影片剧情发展中,凯莉试图忘掉大先生,直到一双马诺洛——“蓝色的”浅口高跟鞋,她准备用它们来搭配定制的薇薇安·维斯特伍德(Vivienne Westwood)婚纱——让他们破镜重圆。大先生再次求婚,将一只鞋套在凯莉的脚上,结果便搞定了,这再一次提出了疑问:穿高跟鞋的终极目的是否为了套住丈夫?

  一部广受欢迎的电视剧能成为强劲的潮流发动机,《欲望都市》首开先河。同时它也提醒了制鞋行业,有合适的女人充当好样板,足以说服普通消费者慷慨解囊数百美元购买一双高端品牌的鞋子。

  题图为电影《欲望都市》剧照,来自:豆瓣

本文发表于:女神娱乐网 文章地址:http://www.jxbond.com/ss/nxzx/37642.html

1.女神娱乐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女神娱乐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女神娱乐网";3.女神娱乐网网址:www.jxbond.com 。

网友点评